跟团贵州游价格联盟

顾府街往事(十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顾府街往事(十二)



一家人,历经苦与甘守望相助,

一条街,走过宁静与喧嚣,

一座城,镌刻了岁月的沧桑变迁


我这一生中最愧疚的人是对我的父亲,多年以来它已经成为我心里深深的结,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经常折磨着我,让我不断回忆起父亲在世时的点点滴滴,有时甚至会有揪心的痛一阵阵向我袭来,让我感到深深的自责与愧疚,在清晨和夜晚梦回之际,我常常泪流满面,我知道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排遣我的心情和弥补我的愧疚。


作者父亲


我父亲是有工作单位的,他原来在西秀区印刷厂上班,退休以后没有条件安享晚年,因为每个月只有一百一十块钱的退休工资,要供养俩个大学生和一家老小的生活,不得已只有另谋生路。在我的印象中 ,他永远都在劳作,从年轻到老到死。

 虽然他不识多少文化,但是对子女的教育是非常成功的,他从没打过我们,更没有在众多女儿面前骂过一句脏话。气极了的时候顶多抬高手作作样子,还有瞪上两眼,但他的巴掌从来就没有落下来过。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常常夜晚发高烧,多少次是父亲抱着我熬到天明。有一次,他带我到九溪坝去吃酒,夜晚他和家门中的叔伯大爷们摆龙门阵,好像是坐在一大棵桂花树下,我趴在他的腿上,他一边跟人说话一边帮我挠痒痒,那晚的月亮好明好圆好大,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父亲就这样抱着我坐了很久很久。

还有一次我在贵阳龙洞堡上学,本来每个月给我的二十块生活费意外超了支,我就给家里去了一封信,希望可以给我寄十来块钱以解燃眉之急。四五天后,我下课被学生处的李处长拦下来,问我是不是XX,我说是,李处长告诉我,你爸爸给你送生活费来了,我连忙问:我爸爸在哪里,李处长说:你爸爸已经走了。那时从安顺到贵阳坐汽车来回要六七个小时,加上转车到学校,一整天就耽误了,赶一天的路就为了给我送二十块生活费,我想到他的辛苦,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工作中的作者父亲


我一度算是我父亲的骄傲,用他的话来讲,我是第一个考取学校的,就像奥运会第一个获得奖牌的人,起了带头的作用,对他多年的餐前教育也是一个肯定。特别是我刚刚毕业回来参加工作的那一年,父亲是十分高兴和自豪的。一遇到家族中人,亲戚朋友有什么大合小事,就喊我跑前跑后,比如,倒卖粮食被收,打架斗殴被抓,土地纠纷吵架等等。一开始我也是尽心尽责的去办,时间一长就不耐烦了,加上许多事情不在能力范围内,一个女孩子家家到处去求人,遇到不怀好意的目光心里有时感觉也很恶心,于是,我从此拒绝我父亲铺派的任务。我不晓得他后来是咋样推脱他那些家门当中,乡里乡亲,反正是使唤不动我了。

      关于我的第一次婚姻,父亲也是极力反对的,一直的理由是不合适,从第一天开始,但由于我坚决的态度他也只好听之任之。后来生了小孩,坐月子的时候,父亲三天两头都要跑去看我,象一个老母亲絮絮叨叨的叮嘱:不要吹风,不要摸冰水,不要这不要那的。但我婚后性情大变,用他的话讲是结婚结哈噢,不似在家时快言快语,喜怒随性,总是闷闷不乐。我妈就讲是他岔肠经多,当然了,做一天姑娘做一天官,做一天媳妇心不宽,慢慢就适应了。

       其实那时他以然看出些什么,男人看男人有时也是相当的准,只是有了孩子,父亲就叫我好好培养孩子,将来一定会是对社会有用的人。

       父亲在弥留之际恩准我的离婚,让我放下沉重得以止损,重获快乐与自由,我在感激他的同时也为那些年我的碌碌无为,对家庭对社会无所贡献而愧疚,我牢记父亲的嘱托把孩子养大教育好,作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地方。

      愿父亲含笑九泉!


安顺顾家,入黔始祖为明初名将顾成。

其祠书曰

“恩承北阙分三爵,功盖南邦第一家”

这个系列的文章乃顾成后人所作,

敬请期待下期顾府街往事(九)


文字:顾新红

图片:顾新红

编辑:啊钝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