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团贵州游价格联盟

最遥远的距离---记一次特殊的寻亲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泰戈尔

时间:1995年10月,地点:海南省海口市

  海南岛的阳光灼热炽烈,高大的椰树在秋日的午后默默凝望着两个踟蹰不前的身影。中年男子的眼里映着瘦弱小女孩儿迷茫的表情,他干裂而发白的嘴唇嗫嚅着,“没事的,没事的......”小女孩儿似乎听出了中年男子的不安,紧张地攥紧了皱巴巴的衣角。

  “你拿这些吧,反正你也照顾不了她,我就当做好事......”

  “那我把她交给你了,别让她看见,我先走了......”

  中年男子急促离开时的背影,被明亮的阳光撕扯得扭曲而狰狞。望着他的离去,老曹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屋内的小女孩说:“孩子,以后跟我们走,带你回去。”炎热的天气里,小女孩儿莫名的瑟瑟发抖,她知道的是再也见不到那个中年男子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未来将会去向哪里。

时间:1996年2月,地点:江苏省海门市

  春节前的海门镇上张灯结彩,凛冽的北风挡不住游子们回乡的热切心情。老许家的厨房里飘着饭菜的香味,“霞儿,吃饭啦!”老许的媳妇把菜端上桌时,发现还是少了个人,于是大声唤着小女孩的名字。小女孩依旧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屋里的角落听着外面爆竹声,她不喜欢“霞儿”这个名字,不是因为这是老许的媳妇给她起的新名字,而是她被老曹带到这里交给老许后,她总是在想海南的那天下午,那个她从小叫做“爸爸”的中年男子为什么就这么不辞而别,那个曾经的家里她的妈妈、姐姐,甚至那个抛弃她的中年男子,他们是否还在一起,是否有人会想起她......

  儿时过年的幸福快乐从那一刻起已失去了原有的味道,小女孩眼里噙着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摔在地上碎成一片晶莹。

时间:2016年12月,地点:江苏省南通市

  南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DNA实验室里,民警们正仔细地整理刚刚做出的实验报告,其中一份《全国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比对报告》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三联体追加复核点位后,19个位点全部符合亲缘关系!”经过反复核准后,DNA实验室迅速向支队报告:“这是一份贵州省采集录入的检材,根据报告结论当年被拐卖的女孩应该就在南通!”与此同时,刑警支队打拐办的电话骤然响起。

  接到指令的打拐办民警迅速启动侦查程序,根据人口信息的分析研判,那个二十二年前被拐卖的女孩如今已在通州成家。当打拐办民警拨通女孩通州家人的电话时才得知,女孩已跟前夫离婚,独自赴外地打工,而女孩更是在离婚后断绝了与前夫的所有联系,近在咫尺的找寻,突然间失去了方向。当年那个泪眼婆娑的女孩,似乎要将自己与过往彻底隔绝。

时间:2017年1月,地点:江苏省海门市

  2017年的春节前半个月的天气尤其寒冷,海门市四甲镇的村口,打拐办的民警正询问着几位老人当年“带过”小女孩的老许家的情况。

  “对对对,那是好多年前啦,老许家是带过一个外地的小女孩。”

  “那个女孩开始是在海南做木材生意的老曹带过来的,后来老曹不要了,就给了老许的堂兄。”

  “老许的堂兄嫌女孩脾气不好不听话,后来也不要了,老许的媳妇喜欢女孩儿,后来他们接回去带的。”

  热心的老乡将民警带到老许家,终于见到了那位善良的老许媳妇,一位朴实而热情的母亲。当她得知民警的来意时,禁不住也叹息起来,“霞儿这孩子确实命苦,她爸爸不要她之后她到了这里,之前两家人也不喜欢她,后来我把她当女儿养大成家,可是她就是脾气不好,我说她也不太肯听,前年离婚后不知去了哪里,我打她电话叫她回来也不肯......”民警请老许媳妇当场联系了女孩,电话那头给了一个比寒冬更冰冷的回答:“我一个人很好,谁也别来找我。”

时间:2017年2月,地点:贵州省贵阳市

  贵阳市云岩区刑警大队从接到南通市刑警支队的DNA比中信息后一直翘首期盼着千里之外的好消息,可等来的却是那个冷漠的答复。当年小女孩的生父亲手将她交给别人时,对七岁孩子的幼小心灵造成的创伤实难抚平。

  贵阳民警告知了女孩的生母,她的小女儿在江苏南通被抚养长大,虽已联系到本人但她已不愿再见亲人。那个看起来孱弱寡言的母亲突然激动起来,她跪在贵阳民警的面前嚎啕大哭:“是我不好,当年让小女儿跟着她爸,我们本来一人带一个女儿打工挣钱,谁知道她爸做出这种事,我跟他离婚也是为了这事......求求你们帮我找到她吧,我对不起她......”贵阳民警抱着尝试的心态再次拨通了南通公安的电话。

时间:2017年5月,地点:江苏省南通市

  南通刑警支队打拐办接到贵阳云岩刑警大队再次发出的协作请求后,决定尝试继续联系被拐女孩,努力破冰为亲人团圆创造机会。春节期间,打拐办民警每天跟女孩养母联系,可是女孩没有回去过年;过完年女孩告诉养母她回南通工作了,但她依然不愿见任何人;民警多次跟女孩联系,告诉她她的生母和姐姐对她的牵挂,只愿与她相见亲人相认,女孩却始终不予答复......

  持续了两个多月的反复开导与劝解后,民警察觉女孩的心理有了细微的变化,她不再反感民警的劝说,偶尔还会主动问及生母和姐姐的情况。于是两地警方共同商讨,决定用一次千里认亲来融化情感的坚冰。

  2017年5月19日,南通与贵阳两地警方终于让当年的被拐女孩与其生母和姐姐进行了相认。整个过程没有想像中亲人团聚时的那种激动与兴奋,反而略带冷清和伤感。两地警方的齐心协力,终让原本微弱的亲情联系得以沟通,辛苦付出换来的不仅是千里寻亲的团圆结局,更是启发了民警对打拐工作的反思。

亲情断裂,民警破冰助力团圆

姊妹情深,血浓于水化为热泪

亲人团聚,两地警方协作成功

    编后记:这是一次特殊的寻亲,缘于一场看似平和实则残酷的冰冷交易。二十二年的分隔,三千多里的距离,半年的感化劝解,都让这段团圆之路走得异常辛苦。寻亲成功并非结束,而是开始——被拐获救儿童面临的情感断层至少需要从三方面进行心理治疗:一是被拐卖时造成的心理创伤;二是与“养父母”及后组家庭的情感分离;三是与亲生父母及亲人的情感过渡。这不仅需要亲生父母的配合,如果条件允许,也需要“养父母”的支持,乃至我们打拐民警和社会志愿者的共同帮助。寻亲成功固然是一件令人喜极而泣的事情,但让宝贝回家不仅是时空意义上的团圆,更是让宝贝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用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拐卖女儿的父亲,因为迷失自我而用冷漠的心背弃了亲情与法律;被父亲拐卖的女儿,因为所受伤害用冷漠的心远离了善意与亲情。情感与法律的尖锐矛盾令反拐寻亲显得尤为艰难,反拐团圆除了要从时空的概念上解救被害人外,更重要的是要从心理和情感上化解拐卖犯罪带来的余毒。当前反拐工作道阻且长,笔者认为只有坚持严惩犯罪与心理治疗相辅相成,才能让犯罪的恶果无处生根,还社会以朗朗乾坤。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作者系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打拐办民警)

宝贝回家志愿者QQ接待群:1840533

微信公众号:baby_back_home

宝贝回家志愿者为寻亲者提供免费服务,重点帮助16岁以下失踪儿童

-- ❤点击【阅读原文】❤--


举报 | 1楼 回复